13
11月/2020年

基建行业:新时期的发展与突围

传统基建和新基建的关系不是父与子,更不是对立的竞争者,而是同一事物在不同阶段展现出的不同形式,是在科技发展和变革中诞生的必然,两者都不会摆脱促进社会生产发展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的根本目的。

长久以来,基建行业在我国的经济发展中都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但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变革,近年来基建行业逐渐出现利润下降、建筑工人老龄化加剧等问题,同时在施工过程中数据流损耗严重,现场粗放作业等现象也频频出现,使这个行业诞生了利用技术追求降本增效的需求,新基建也因此应运而生。

 

新基建自出现以来便成为媒体的宠儿,国家政策上也多有倾斜,获得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但是随着行业的发展,社会上的争议也逐渐加深,有人认为传统基建和新基建之间是相互对立的,新基建的出现抢占了传统基建的资源,也有人认为新基建只是披着基建壳子的科技产业。

 

实际上,传统基建和新基建的关系不是父与子,更不是对立的竞争者,而是同一事物在不同阶段展现出的不同形式,是在科技发展和变革中诞生的必然,两者都不会摆脱促进社会生产发展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的根本目的

一、危机

基础设施一直以来都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基石,不仅是是推动经济持续增长的主要动力之一,更是重大危机发生后拉动经济回升、稳定经济社会运行秩序的“强心剂”和“压舱石”。

 

在我国发展的历程中,每当遇到经济上的难题时,加大基础设施投资都是刺激经济的一个重要手段,无论是1998年为了应对自然灾害和亚洲金融危机,还是2008年为了应对国际金融危机都是如此。

 

而今年以来,随着新冠疫情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冲击,国际环境逐渐恶劣,我国开启了以内循环为主,内外循环并举的经济发展方式。在此基础下,加大基础设施投资成为稳定经济运行秩序、畅通国内经济循环的重要手段。据不完全统计,国内等多省市相继公布的2020年重点项目投资计划,总投资额已接近40万亿元人民币。

 

传统的基础设施建设,主要指的是铁路、公路、机场、港口、水利设施等建设项目,因此也被称之为铁公基”。传统基建作为占GDP体量非常大的行业,数字化和信息化水平却非常低,在三大产业中仅小幅高于农业,与制造业相比具有较大的差距,存在着极大的开发潜能。

 

随着科技的进步和发展,传统基建行业发生革新几乎必然的,传统基建补短板与新型基建亮点将共同助力基础设施行业发展。

 

二、变革

与传统基建相比,新基建具有较为明显的数字经济特征,通过颠覆性的作用对传统基础设施进行赋能增效、改造升级。比如现有的案例中,将新基建与城市和工地建设相结合,就形成了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一体的智慧城市、智慧工地等新型应用形式。

 

当下,被广泛接受的新基建七大领域中,包含了5G、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特高压建设、新能源充电桩建设、城际高铁和轨道交通

 

其中5G基站的建设、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和工业互联网等四大领域,可归属于新一代数字信息技术演化而生成数据基础设施化范畴。此外的特高压建设、新能源充电桩建设、城际高铁和轨道交通,则是基于深度应用数字信息技术赋能的传统基础设施升级。

 

5G为例,5G作为移动通信领域的重大变革点,是当前“新基建”的领衔领域,同时也被认为是“经济发展的新动能”。不管是从未来承接的产业规模,还是对新兴产业所起的技术作用来看,5G都非常值得期待。

 

高铁则是中国技术出口的核心产品,也是城市化进程中最重要的一环。虽然我国城市化水平已经开始了逐年上升的通道,但即使是轨道交通相对发达的北上广深等地区,在轨道交通上仍有较大的缺口。

 

近年来我国则一直在推动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与普及,相关补贴政策频出,而新能源充电桩是新能源汽车“加油站”。目前,我国充电桩的缺口依然很大。根据此前国家四部委联合印发的《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发展指南(2015-2020年)》,到2020年为止,我国新增集中式充换电站将超过1.2万座,分散式充电桩超过480万个,整个领域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当然,经过连续多年的大规模投资,传统基建领域的存量基数已经非常高,而在以数据的基础设施化和基础设施的数字化为代表的新基建方面,行业还刚刚处在一个起步的阶段,传统基建向新基建的转化仍需一定的时间。                                                                  

三、发展

推进“新基建”,并不意味着要弱化传统基建,而是要立足实际情况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着眼于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推动传统基建向“新基建”的转化,使“新基建”与传统基建共同发力。

 

1、推动传统基建向“新基建”变革

事物的发展需要一定的时期,传统基建在较长一段时期内仍将在国民经济体系中起着重要作用。推动传统基建向“新基建”变革,需顺应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趋势,使新旧动能可以得到接续转换,加快推动“新基建”与传统基建融合发展。

 

一方面,要推进“新基建”与传统基建资源共享、设施共建、空间共用,充分利用传统基础设施网络和经济要素资源,统筹“新基建”与传统基建的空间布局和要素连接。

 

另一方面,需充分发挥新一代信息技术的牵引作用,提高基础创新能力,加强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在交通、能源、水利、市政等传统基础设施领域的广泛应用,加快推进传统基建数字化、智能化、绿色化升级改造,“新基建”改造提升传统基础设施,或在传统基础设施的基础上搭接新型基础设施,实现融合创新发展。

2、做好“新基建”的顶层规划

传统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如交通、物流、能源、水利、通信等行业,我国有着中长期布局规划或行业发展规划,建立起了成熟的规划评估和动态调整机制。但“新基建”作为新的发展阶段,其发展路径和建设思路处于研究探索阶段,因此我们需要加强“新基建”的顶层设计,做好对“新基建”与传统基建的规划引导,加强“新基建”与传统基建顶层设计的衔接

3、建立高效的基建政策支撑体系

同步推动“新基建”和传统基建,需多措并举加快构建形成高效协同、保障有力的基础设施建设政策支撑体系。不但要加大对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的“新基建”项目投入,更要着眼于传统基建项目的升级更新,在政策和资金方面予以支持。

 

在资金层面,我们需推动资金运转体系的变革,使其适应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新情况新需要,提升资金使用效率

 

在政策层面,则要加强政策的协同调控功能,加大对“新基建”和传统基建升级更新项目的土地、环保、能耗等方面的政策支持同时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简化审批流程,加强人才培养,优化相关技术规范和标准体系实现基建行业发展的发展与突围。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by 中企筑链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20028255号 备案标志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1085号

免责声明|网站地图

400 0571 666 申请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