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01月/2021年

一文简述基建供应链金融的生存土壤

供应链金融可以增加企业的融资渠道,帮助地方政府调整城投公司资产负债结构,降低企业或地方政府的资产负债率,为基础建设提供了新的融资渠道和发展方向。

基建供应链金融,从基建产业链整体出发,运用金融科技手段,整合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信息,在真实交易背景下,构建基建供应链中占主导地位的核心企业与上下游企业一体化的金融供给体系和风险评估体系,提供系统性的金融解决方案,以快速响应基建产业链上企业的结算、融资、财务管理等综合需求,降低企业成本,提升基建产业链各方价值。

 

供应链金融之所以能够扎根于基建行业,是因为其契合了基建行业发展的时代需要,随着供应链金融技术及产品的不断成熟,其在服务中小企业、搭建供应链生态平台等领域逐渐展现出自身优势,引领现有行业发展格局发生变革。核心企业构筑行业生态的需求、中小企业融资的需求、地方政府缓解债务风险需求都成为基建供应链金融生存的土壤。

 

一、核心企业构筑行业生态

 

随着我国商业市场的不断成熟,行业发展的龙头属性逐渐抬升。2021年伊始,资本市场的走向就展现出了强烈的马太效应。强者恒强,弱者愈弱,各个行业内部的龙头企业得到资本青睐,市值快速上涨,而没有在行业内建立垄断地位的企业则逐渐泯与众人。因此,对于核心企业而言,如何确立自身的优势,加强供应链上下游的掌控、构建行业生态就变的尤为重要。

 

从目前来看,供应链金融在基建行业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最佳方式,基建行业可以说是行业之母,涉及了诸多的上下游产业,想要构建行业生态就必须对商流、资金流、信息流等各类信息加以掌握,这正是供应链金融的优势。

 

同样的,供应链金融的核心在于对信用、效率、成本的优化配置。基建领域的核心企业一般都是供应链顶层的大型优质公司,不管是业务规模、资金还是信用都具备优势,被各大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认可。供应链金融所依赖的整体授信,其实就是核心企业通过供应链金融的模式把自身的信用和金融资源传导到上下游的中小企业。通过这一方式,中小企业解决融资问题,核心企业则得以构建行业生态。

 

正因如此,核心企业在参与供应链金融时需要从中取得平衡,而不是唯独以利益最大化作为原则。在实现自身发展的同时帮助中小企业经营,才能助力整个供应链的迭代升级,增加对上下游供应链的熟悉与掌握,构筑行业生态的同时,实现自身行业地位的飞跃。

 

二、中小企业减少融资压力

 

在我国的国内生产中,中小企业一直贡献巨大,中小企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占比达到了六成以上,更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是我国经济发展主重要动力。但长期以来,我国中小企业一直面临着“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这一问题之所以长期存在,既有中小企业自身规模效应的问题,但也有着融资渠道匮乏、政策缺失等原因。

 

理论上,我国中小企业的主要融资渠道包括国家财政资金、银行信贷资金、非银行金融机构资金、社会公众个人资金等。但从实际情况来看,我国面向中小企业真正有效的融资途径却十分有限,在难以获得利率较低的银行信贷的情况下,大多数企业只能选择利息较高的社会贷款,从而加剧自身的经营压力。

 

破解中小企业融资困局,需要完善中小企业相关的各项法律法规、建立健全中小企业相关的配套政策,更需要拓宽融资渠道,切实缓解中小企业融资压力。

 

通过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金融机构可以整合商流、资金流、信息流等各类信息,从而有效提升资源配置效率,并在互联网技术的加持下,精准匹配金融资源,将量化宽松释放的流动性传导到中小企业,为中小企业提供高效率、低成本的金融服务,进而实现较少中小企业的融资压力。

 

三、地方政府缓解债务风险

 

基建供应链金融由于其特殊的行业属性,使其除了供应链金融本身的责任外,还肩负了改善地方政府债务结构、减少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责任。

 

自《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出台和新《预算法》2015年实施以来,一般债和专项债成为地方政府举债融资的唯一合法渠道。但受制于各种客观原因,部分地方仍然存在采用进行债务筹资支持地方建设的情况,这类债务筹资普遍被称为“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其中就包括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国有企事业单位等代替地方政府举借,由政府提供担保、财政资金偿还、以国有资产获政府储备土地抵押质押或变相抵押质押、以预期土地出让收入作为偿债来源等方式支持偿还的债务,也包括地方政府在设立投资基金、开展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政府购买服务等过程中,通过约定回购投资本金、承诺保底收益等方式形成的政府长期支出事项债务。

 

财政部在2019年就已经建立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等级评定制度,对各地隐性债务和法定限额内政府债务的风险情况进行评估。目前,债务率的计算口径为(地方政府债务余额+隐性债务)/综合财力。综合财力的计算口径不同省份可能有细微差异,但主要大项包括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上级补助。

 

财政部根据债务率数据,将债务风险分为红(债务率>=300%)、橙(200=<债务率<300%)、黄(120=<债务率<200%)、绿(债务率<120%)4个等级,风险依次由高到低。从债务率来看,2019年天津、江苏、贵州、重庆超过300%,全国大部分省份在120%-300%,仅有西藏、上海、山西、海南、广东小于120%。2019年度数据显示,债务率最高的天津已经达到达425.9%,江苏债务率也已经超过300%,重庆2019年债务率达到310.1%,湖南、陕西、四川债务率也在250%以上。 

 

从目前情况来看,近年来,由于国家不断推行减税降费的政策,各类税收政策均进行了调整,税收收入整体有所下降,财政收入的增速自2010年以来持续下滑,且财政实际赤字率同期不断提升,尤其是在2020年的疫情冲击下,财政收入的压力相较往年更大。2020下半年,我国开始逐渐收紧信用投放,此前地方债务压力缓解更多是依赖于货币的宽松,但部分地区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并未实质化解偿还,一旦融资政策调整就会导致债务风险的增加,如何在缓解债务风险的同时维持地方经济增长,成为地方政府的核心考量。

 

供应链金融可以增加企业的融资渠道,帮助地方政府调整城投公司资产负债结构,降低企业或地方政府的资产负债率。供应链金融将城投平台、金融机构、建筑企业及其上下游供应商等参与方链接在一起,深度融合,基于基建领域的丰富业务场景与银行、保险、保理、券商、信托等金融机构的业务相衔接,为基础建设提供了新的融资渠道和发展方向。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by 中企筑链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20028255号 备案标志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1085号

免责声明|网站地图

400 0571 666 申请合作伙伴